關於員工餐這件事,對我來說,就跟以前學生時代上學一直期待著什麼時候可以吃午餐一樣,

是件令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事,可以從員工餐看出,負責的人對於食物的態度。

IMG_2101  

 

(不過上圖並不是員工餐,哈哈)

 

  自從來到異地工作後,我對於員工餐的認知,有了很大的改變。

以前總覺得,好吃就好;漸漸地,好吃只是個基準點,進而還要思考到很多以前在台灣未曾想過的問題。

 

  澳洲是一個多元民族的移民國家,之前在ROCKPOOL工作的時候,有些員工是是穆斯林,也有印度教徒,

顧及信仰的問題,員工餐多以雞肉或羊肉為主,較少有牛肉或豬肉,雖然這些人可能才不到十個人,但可以看出公司對於員工信仰的尊重。

每個餐期內外場員工加起來都將近四十人,說真的,無論是誰做員工餐,都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的,

但有些人就是特別喜歡炫技,總是做的很搞剛,但還不一定好吃.....

每次經過員工餐輪班表,看到某個特別愛炫技的同事明天又輪他煮員工餐,其他人經過就會補一句

"唉,明天又要去外面吃了"

也有些人是抱著交差了事的心態,覺得只要時間到,在桌上擺出一些吃不死人的食物即可,

這又讓我想到非亞洲同事們,對於煮米飯這件事真的很沒有概念,我看過把米像在煮粥一樣,

放進一大鍋水裡面煮的;也有自以為比前一個聰明的,用大鍋水煮後,再用濾網撈起來瀝乾,可能覺得跟煮麵一樣...

不然就是煮出一鍋顆顆脆的米.....

一位外場的ABC就曾經用幾近崩潰的口語進來廚房哀求

"Please don't feed us crunchy rice anymore"

  有時,有些要求嚴格的主管,也會要求不要味道過於強烈的食物,希望外場員工都能夠有好口氣去服務客人,

例如有時沙拉裡面可能會放些紫洋蔥之類的。

  今天,我們員工餐是美味的periperi烤雞,搭配上烤馬鈴薯以及節瓜和青花菜,還有無籽葡萄綠葉沙拉。

看似完美符合種種必備條件,但一個新來的廚房助手問了一個我從來沒想過的問題。

他問說這是halal的雞肉嗎?(符合伊斯蘭教義的方式宰殺的肉類,澳洲有很多穆斯林,所以有很多肉店都會標榜是Halal) 

我還真的沒想過這問題耶,那我們之前即使出了雞肉羊肉,但根本不是符合伊斯蘭教義宰殺的,

我們還自以為貼心的餵了他們吃這麼多,這豈不是一種假仁慈?

頓時間,覺得我們跟那些喊出"我們也是受害者"的賣假貨大財團沒什麼兩樣。

 

看他都已經把雞腿拿在手上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的,我只好跟他說:"你就吃吧,如過這不是halal雞肉,也不是你的錯,神會原諒你的"

 

 

 

  高中的時候,我曾經去學了一段時間的電吉他,記的那時候吉他老師說過一句話,

他說:"你們現在這還不叫做玩音樂,只是在練習怎麼把琴按出聲音。"

 

 

 

身為一個廚師,真的不僅只是把食物煮好吃端上桌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
李瞇的熱血人生食務所

leole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