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哭聲,網路上不少對於此作品的評論,

不得不說,導演拍攝的手法非常成功,同樣的一部電影,同樣的鏡頭,

大家看到的,解讀出來卻不同,很有趣的,出現了兩派對誰才是這一連串事件的兇手完全相反的看法。

djg.jpg  

 

  套一句柯南的名言:真相只有一個。

但為什麼這部片會讓大家出現如此截然不同的看法呢?

一個好的導演、好的作品一推出,通常就不會再對電影的劇情多加解釋。

當作品引起民眾熱烈的討論,導演已經成功了,無須多加解釋。

一來不把話說死,讓觀眾自行討論想像;二來,導演把想要說想要呈現的,都已經透過電影的每一個鏡頭說明得很清楚了。

導演的每一個鏡頭都不是在做白工,都有它的意義在。

只是哭聲的導演很狡猾地把很多元素都混摻在一塊,在每一個路口都丟了一點麵包屑,

讓沒仔細記得真正麵包屑的觀眾,找不到出口,迷失在導演佈的局之中。

 

  網路上已經有許多鏡頭的解釋和畫面分析,來佐證導演用了些與聖經有關連的鏡頭,所以我就不多加贅述,

我想無論是相信哪一方的說法,應該都會有一個共識,

無名的女生和日本人都不是人類,

日本人和薩滿道士是同盟關係。

 

  大部分的人看完前大半段到日本人和薩滿道士作法時,應該都覺得日本人就是兇手。

一直到了道士在警察家門口遇到了無名的女生,她的力量強大到完全沒碰到道士就讓道士鼻血狂流,狂吐不止,

嚇的道士急忙逃走,然後打了通電話給警察,告訴他惡魔是那個女的不是日本人。

許多觀眾也像主角一樣,開始對自己所聞所見有動搖,到最後演完都無法判斷出誰才是邪惡的。

 

  就導演所呈現出來的一切,可以很明確地說:日本人就是惡魔(韓國導演很機車的把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角色設定成日本人)

種種的跡象都告訴觀眾,他就是惡魔:

1.村民說,自從那個日本人來後,開始有離奇的死亡事件。山產店的老闆在山上看到日本人生吃鹿屍,主角也曾親眼目睹,但他以為是夢,

可是山產店老闆打開空無一物的冰箱給他們看,證明他所言不假,自從看見吃生肉的日本人後他就再也沒上山。

2.警官擅自闖入日本人的屋子,看到的那些被害人的照片以及異常詭異的神秘祭壇,只要是正常人,應該都能感覺到詭異的氣氛。

3.出現多次日本人釣魚的鏡頭,暗示著他正在等著獵物上鉤,警察帶人要去把日本人幹掉後,道士說出了傻瓜居然上鉤了。

4.日本人和道士都穿著日本丁字褲,作法時兩人都用活牲畜獻祭,而且都在法壇擺公羊頭,都告訴觀眾,他們是一夥的,

而且警察家門口曾被掛了一頭血淋淋的黑羊作警告,在西洋的宗教觀,這些有關黑羊的鏡頭,都暗示著他們是撒旦的僕人。

5. 有一派人說日本人是好人的說法是,被丟下山的日本人沒死,小輔祭拿著刀找到了他,

問他到底是人是鬼?認同日本人是好人此派說法的人覺得,此時就像日本人說的:「我是什麼東西,用我自己的嘴說多少,你的想法都不會變。」

是大家誤會他了,因為我們已經認為他是惡魔,所以怎麼看他都是惡魔。

只見日本人引述了片頭出現過的路加福音:你們看我的手,我的腳,就知道實在是我了。摸我看看!魂無骨無肉,你們看,我是有的。

並且在手上看見了手被釘在十字架上才會有的聖痕。

其實這些都是惡魔用來迷惑人的話術,從日本人講話的方式,可以看出,他是用極揶揄且嘲諷的口吻說出路加福音這段話,這種惡魔藉由聖經台詞嘲諷的手法,在西方的驅魔電影時常可見。

而且在這最後,日本人又說,能不能離開,並不是輔祭能夠決定的,最後相機背後的他,已經現出他完全惡魔化的樣貌,如果日本人真的不是惡魔,不會說出這種話。

 

 

  導演厲害之處在於,當戲大半部分的鋪陳都讓人覺得我們幾乎釐清真相,但就在最後幾分鐘卻讓人完全崩盤,

在螢幕前的觀眾,明明處於一個更清晰的角度來看事情,最後卻也像主角一樣失去了判斷真相的能力,

就活生生地像被迷惑一樣,明明看得很清楚了,卻不願意相信自己,最後也像笨魚一樣,吃了導演拋下的餌,上鉤了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李瞇的熱血人生食務所

leole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